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官方电子游戏

汉析里《郙阁颂》寻踪

电子游戏官网 发布时间:2022-08-22 08:26 【字体:

略阳《郙阁颂》,原刻拓片(685558)-20220822082303.jpg

□ 严维佳  

夏日略阳,满目苍翠。夜宿析里,观月听涛。
  当新开业的汉析里水上世界的喧闹声渐渐远去,夜阑更深,掩卷静思,竟不能寐,脑海中不断重现着二千年前发生在这里的风云故事和千古传奇。
  其实,寻踪曾铭刻在古析里,与汉中褒斜《石门颂》、陇南成县《西狭颂》并称“汉三颂”,而又命运多舛的《郙阁颂》的前世今生,正是我此行的目的。
  《郙阁颂》全称《汉武都太守李翕析里桥郙阁颂》,也称《析里桥郙阁颂》。“惟斯析里,处汉之右。”之析里碥(又称白岩碥),东汉灵武年间属于武都郡沮县(今略阳县),位于县城以北三十里的嘉陵江西岸(古时称为西汉水或故道水),今属略阳县徐家坪镇郭家地。此处地理位置十分险要,略阳故道和嘉陵江水道曾是汉高祖刘邦暗度陈仓、张良筹运军需,建立四百年大汉基业的水陆战略要道,也是千百年来达秦入蜀、“路当二州”(即东汉连接辖武都郡的凉州与辖汉中郡的益州)的官驿大道。其中,郙阁栈道段山高千仞、江水奔腾、石突弯急、险象环生,尤为艰险,难怪诗仙李白途经此道入川时能发出“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的旷世之叹!
  《郙阁颂》是为纪念阿阳(现甘肃静宁县)人、武都太守李翕,其于建宁三年(公元170年)到官后,得知略阳故道之西岸白崖栈道与东岸郙阁栈道交会处的析里碥,行人常常过者愕啼、提心吊胆,雨雪天更是举步维艰、马仰车翻,正所谓:“溪源漂疾,横柱于道。涉秋霖漉,盆溢滔涌,涛波滂沛,激杨绝道,汉水逆让,稽滞商旅。”同时,官方公文信函、军需辎重,常人物俱坠、滞留丢失,“或给州府,休偈往还,恒失日咎,理咨,郡县所苦,自古迄今、莫不创楚”,“思维惠利,有以绥济。闻此为难,析里大桥,于今乃造,校致攻坚,结构工巧,虽昔鲁班,莫亦凝象、又配散关之崭,从朝阳之平参,减西浚高闻,就安宁之石道”。为颂扬此功绩,于东汉建宁五年(公元172年)由仇靖撰文,仇绋书丹上石,刻于新建成的析里郙阁栈桥桥头摩崖之上。作为著名的“汉三颂”之一,《郙阁颂》千百年来受到金石学家、书法家及无数后人的顶礼膜拜。近代书法家康有为就曾评价其“削繁成简,遂成汉分,体法茂密,汉末已渺,后世无知之者”。
  然而,由于《郙阁颂》石刻选址于江水流急、水陆繁忙的江边岩石上,常年饱受风蚀浪击、纤绳磨砺,损毁严重,至南宋理宗绍定三年(公元1230年)时已缺失40余字。幼时曾临摹过此碑帖的时任沔州(今勉县、略阳)太守田克仁看到千年名碑剥落日甚,恐其绝迹,遂仿原刻形制,重刻此碑于江下六十里之灵崖寺内,又称南宋《郙阁颂》。历史又过了近千年,上世纪70年代末,立于析里桥原址、具有二千年历史的东汉《郙阁颂》摩崖石刻,因修建沿江公路,凿迁时方法不当,致使其碎裂成百余块,后经粘接补合,镶嵌在灵岩寺前洞西侧,但近500字的原石刻文仅存220字,实在可惜。
  翌日清晨,徐家坪镇朱儿坝村村干部走进来,一听我说对析里桥《郙阁颂》感兴趣,转身就拉着我出了小院向村口江边走去。“我们这个村以前就叫析里碥村,后来合村并组后才改名叫朱儿坝村。你想找的析里郙阁栈桥和《郙阁颂》原碑刻石所在地,就在这儿。”他边走边兴奋地介绍着。
  大约十分钟后,我站在朱儿坝村口路边的草丛中,凝望对岸,眼前是缓缓流淌的嘉陵江水,脚下是郙阁栈道遗址,身旁是荒草中孤独立着的一块8年前汉中市政府立下的石碑,上面刻着“陕西省第六批文保单位——故道略阳段遗址”,微风中此碑显得如此杂乱和渺小。
  我静静地凝望着对岸那一处巨大的、绵延伸向江中却似乎又戛然而止的山体,那明显是被人为截断的三角形断面,虽长出些新绿,但那巨大的伤口与满目翠绿的群山相比,显得十分扎眼,似乎想向对岸的我诉说着什么。“那块被截断的山体,就是二千年前镌刻《郙阁颂》摩崖石刻的地方。”顺着村干部手指方向望去,说心里话,眼前的一切多少让我对号称“汉三颂”之一的《郙阁颂》的前世诞生之地和后世罹难之地感到意外的凄凉。如果说《石门颂》因修建石门水库险遭沉尸库底,那么《郙阁颂》就是因修建公路而粉身碎骨、身首异处的。
  我曾数次登临位于略阳城南七里、嘉陵江东岸玉文山岩上,素有“陕南碑林”之称的“汉右名山”灵岩寺。拾级而上,一边是峭壁万仞、水滴石出的悬崖,一边是古树苍翠、流水浩荡的嘉陵江,入山门不久,福地洞天、碑石林立的前洞洞壁上镶嵌的,正是从析里郙阁桥头转运于此的东汉《汉武都太守李翕析里桥郙阁颂》,其高170厘米、宽125厘米,刻文19行,为阴刻隶书,其自成一家、独具丰标,为标准汉隶八分,且结构严整、章法茂密、俊逸古朴、风格沉郁、体态赫奕,在优美多姿的汉隶中,与恣肆奇纵、草意盎然的《石门颂》和奇异雄强、正气凛然的《西狭颂》相比,确为别具一格、另起一脉的东汉隶书书法摩崖石刻瑰宝。
  然而,由于《石门颂》《西狭颂》均书刻于洞顶或岩壁之上,少受风蚀水击、人为损毁,保存较为完整,而刻于野滩顽石之上的《郙阁颂》却截然不同。望着眼前那残破不全、纤痕累累、黯然无光的《郙阁颂》摩崖石刻,透过字里行间,我仿佛看到了二千年多来,此方“勒石示后,乃作颂曰”的千古名碑,历经岁月沧桑,日积月累,纤绳摩梭,致使凹槽深陷、石碑崩落、字迹缺失的过程,这也正是《郙阁颂》在“汉三颂”中拓片斑驳、失真难学、习者甚少、名气不及其他的主要原因吧。
  站在江东析里,凝望《郙阁颂》原址,让人唏嘘千年古碑的命运多舛,反观距其百余公里,位于甘肃陇南成县城西13公里的响水河畔、天井山鱼窍峡谷中,属同一时期同一故道之上,同样由仇靖撰文,颂扬武都太守李翕为民功绩的由额、图、颂、题名四部分组成的《西狭颂》(又称《惠安西表》,民间俗称《李翕颂》),却保存完好,目前已建成国家4A级旅游景区,成为陇南一张亮丽的文化旅游名片,不由感慨万千。
  站在江东析里,凝望《郙阁颂》原址,身后是朱儿沟村新建的汉析里温泉酒店水上世界,络绎不绝前来休闲游乐的人们在尽情享受现代生活的惬意与刺激时,似乎没有人停下来注意到那深草中孤立着的“故道略阳段遗址”石碑,更无人寻觅对岸那已经消失了的《郙阁颂》摩崖原石,至于曾经的郙阁栈道、白崖栈道、析里古桥,更是随着滔滔嘉陵江水淹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只留下许多栈道石孔,顽强地述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
  站在江东析里,凝望《郙阁颂》原址,正如杨建中先生在《郙阁颂传奇》开篇引言中所述:“本乎陕西略阳境内极寻常的一处山岩,只因见证了东汉建宁年间一系列颇不寻常的事件,引得众多历史人物在此纷纷亮相,或善或恶、或爱或恨、或歌或悲、或荣或辱,始终与斯山斯岩息息相关。然而,逝去的尽皆逝去了,一如当年那些像灿若夏花的生命;留下的则永远留下来了,这便是摩崖而传世至今的汉隶石刻珍品——《郙阁颂》。”我相信在彰显文化自信的新时代,《郙阁颂》遗址也许会重现于人们眼前,以告慰先人,抚平千年郙阁之殇,续写汉析里《郙阁颂》的不朽传奇。

来源:各界导报 编辑:郭长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