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官方电子游戏

呼出四皓复照商山

——王家民长篇历史小说《商山四皓》阅读笔记

陕西政协网 发布时间:2022-10-31 08:34 【字体:

《商山四皓》小说插画作品(743732)-20221031083402.png

□ 张念贻  

天地何皓皓,浩歌唱皓风。在陕西,宝鸡有“横渠四句”,宋代大儒张载所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渭南有“四知先生”,东汉廉吏杨震所言“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蓝田有师从张载的一门四进士“蓝田四吕”;商洛有师从荀子的“商山四皓”。相较前两者的妇孺皆知,后两者却是近乎被遗忘的巨大存在。
  王家民先生的长篇小说《商山四皓》,以对话千载的勇气完成了一次“喊山”之举。呼出“四皓”这样一组中国历史上处于秦始皇与汉高祖两大显赫帝王之间的传奇人物,有关四皓的史料与传说,历代不乏著书立说者,多少有些语焉不详、形象苍白,在小说描述的历史场域中,四皓人物既生动鲜活又个性鲜明。林泉高致,超然物外。这种气节与风骨,不仅为司马迁、班固的《史记》《汉书》所载,更为包括李白、杜牧、柳宗元、白居易等在内的历代诗家所吟咏,为历代史家所敬仰。诗仙李白奉为“四神”:“白发四老人,昂藏南山侧。偃卧松雪间,冥翳不可识。”白居易赞叹道:“皤皤四先生,高冠危映眉。从容下南山,顾盼入东闱。”
  秦汉何巍巍,四皓何皓皓?莫道商山文脉深,风追四皓惟此君。王家民先生尤为令人感佩的是,作为一位从事艺术教学的教授、一位秉持传统笔墨的画家,在其年逾花甲卸去繁冗之后,回归赤子之心,历时十载,以文学艺术的方式完成了对先贤与母土的一次深情致敬。这本《商山四皓》,可谓“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带领我们穿越时空重回秦时明月汉时关,唤出四位忠肝义胆、烛照乾坤的丰碑人物,可知可感、可敬可佩、可泣可歌,大气豪迈,百转千回。
  怎样的四个人物,怎样的传奇佳话,引得王家民先生深情眷顾?一个最为直接的因由是,商山系家民先生故土,自幼民间流传耳濡目染的有关“四皓”的传说,犹如根植于心的一粒灵性草籽,在穷尽半生的水墨生涯中,无数次心怀敬仰、描摹追写四位先贤,所涉猎的有关“四皓”的历史典籍、民间传说,所寻访的人文遗迹、风土人情,稔熟于胸并交相浸润,最终催发出了这部鸿篇巨制。这种积久勃发的精神,如同陈忠实先生笔下的《白鹿原》,幻化而出中国文化的白鹿精魂。
  就像是圣经里的《出埃及记》,商山四皓的一度“出商山记”,两度“入商山记”,由拥戴秦始皇到萧然离朝“护书”而隐,到拒绝汉高祖刘邦,再到辅佐刘盈扶危汉室于即倒,携手稳定了汉初政局后又悄然离去……四皓的抉择给历史留下了值得深思又耐人寻味的谜团,仿佛重重迷雾,有人称道,更有人不解其“护主”之举,善于翻案的杜牧诗曰:“南军不袒左边袖,四老安刘是灭刘。”对此,历代史家学人不无质疑。历来成王败寇,谁会替代“四皓”回到人之本、家之本、国之本?“四皓”的源流根本何在?音容笑貌何在?言谈举止何在?传奇故事何在?
  史学追求史实与考证,文学追求情感与生活。长篇历史小说《商山四皓》的可贵处在于,从血脉深处生发的情感认同,并借助这种强大的情感认知,再现了四皓身上“愚、神、刚、正”的人格力量。在庙堂与江湖之间,围绕四皓铺开的关系大网,从伦理争辩到良言劝善,或疾或徐,或张或驰,却总有一种家国情怀与热血情结熔铸其间,尤其是细密织入的或血泪、或英武、或旷达的历史人物及重要场景,嬴政、刘邦、李斯、吕不韦,刘盈、吕后、张良、萧何等人,如影随形、历历在目,与“庙堂言”与“江湖语”相呼应的山老人、良娃、虎豹兄弟、残疾民女,抱朴归真,苍生民瘼。凡此种种,积细积微、至情至性,是大开大合的大争之世大显大隐,既是浓墨重彩的一曲浩然长歌,又是打马绝尘的一抹远山淡影。
  皓皓如明月,明月何皎皎。王家民先生笔下的商山四皓,化山为神,卧松饮雪,成为中国历史文化渊源的高山峡谷,如虹飞瀑,入潭成溪,汇流成海,涤荡人心。
  呼出四皓复照商山。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山高月小,依然如炬。商山四皓堪称中国历史“千年雪翁”,雪落千年,光照亦千年。

来源:各界导报 编辑:郭长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