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 文史春秋

一个党员家庭的“仪式感”

电子游戏官网 发布时间:2021-06-28 08:02 【字体:

□ 王国梁
  父亲入党那年,我还是个懵懂孩童。当时我对党的生日还没有概念,只记得那天父亲的表现特别郑重和严肃。他换上干净的衣服,戴上党徽,然后郑重地举手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我感到纳闷,使劲喊父亲,可是他好像完全听不到一样,用铿锵有力的声音把入党誓词宣读完。
  其实那时父亲入党已经半年了,入党时已经宣读了入党誓词。他之所以在“七一”这天宣读入党誓词,就是要重温一下那个激动时刻。这是属于父亲的“仪式感”。他认为,作为一名党员,要郑重过党的生日,一定要有个仪式才行。所以,父亲用重温入党誓词的方式来过“七一”。
  父亲很神往地回忆起往事:“入党那天,宣读入党誓词的时候,真是激动啊,我的心都怦怦跳!我都写了好几次入党申请书了,这次终于如愿……”父亲一定是心潮澎湃,他脸上那种神圣庄严而又无比激动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入党的时刻太难忘了,父亲重温那样的时刻,也牢记了入党誓词。
  父亲是我们大家庭的灵魂,记得那时他最引以为傲的是家里挂着的“党员之家”的牌子,那块红色的牌子就像一枚勋章,我们的家也会因此蓬荜生辉。那时父亲挂在嘴边的话是:“我是党员,咱家凡事都得表现积极一点。”
  多年来,父亲坚持每年“七一”重温入党誓词,有时还会宣读党章。我也渐渐习惯了他用这种方式过党的生日。对父亲来说,这样的仪式感,会提醒他时刻牢记自己的党员身份,这是一份荣誉,也是一份责任。这种仪式感对我也是有深远影响的,父亲用这样的方式强化了作为一名党员的神圣和光荣,让我早早就觉得,入党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我参加工作第一年就入党了,当时父亲兴奋极了。他四处奔走相告,就像当初我考上大学一样。父亲认为,入党是对一个人最大的肯定,他不止一次地向我竖起大拇指,说:“好样的!入党了,多值得高兴的事,咱一定得庆贺!”他召集亲朋好友,摆了一桌简单的酒席为我庆祝,这也是属于父亲的“仪式感”,他又一次强化了党员身上的光环,一定不能辜负这个称号。
  家里又多了个党员,父亲更觉得“党员之家”名副其实了。我家有大点的事,或者村里有选举之类的事,父亲都要召开“家庭会议”,很有“仪式感”。每次家庭会议,父亲都会说,党员要先发言表态。所以我们的家庭会议,颇有些郑重的色彩,父亲是老党员,我是新党员,我们俩发言,其他人都会认真听。母亲经常说“:你们是党员嘛,觉悟高,啥事都听你们的。”妹妹羡慕地望着我说:“哥,我啥时候也能入党啊!”在家人看来,党员的话当然是最让人信服的。
  那年,我得了第一个“优秀党员”证书,父亲把证书摆在最显眼的位置。家里来人了,他必定要有意无意提醒人家看一下。人家夸我:“优秀党员呀,真了不起!”父亲便立即眉开眼笑。
  如今,我们这个党员家庭,依旧保留了很多“仪式感”。比如“七一”党的生日一定要重温入党誓词;有事情召开家庭会议,一定要尊重党员的意见;参与村里重要事情讨论,也时刻不忘自己的党员身份……父亲和我用这样的形式,提醒自己是一名党员。我们始终保持对党员身份的使命感和敬畏感,也会因此更加努力,更有担当,更讲奉献。

来源:各界导报 编辑:郭长财
分享: